忱秋_Tsurui

活到臨終真是辛苦了。

送亲友的,发出来放一下,还请不要拿。

那位少年把你荒唐的过去当做荣耀。

感谢我零老师帮我剪@零奈_ !!!(˃ ⌑ ˂ഃ )

画质乱调,视频乱剪。

速摸了一个,原图p2。

挠头。为什么导出后会有这么大色差啊!??

长达十分钟的相识

-桉秋桉无差 cb/cp均可 oc文

-心灰意冷调酒师桉×逃家寻死小少爷秋

-殉情 双死型he ooc应该不存在


“怎么样,和我一起殉情吗?”

吟桉站在运河桥边,被一个陌生人这样问道。


时间追溯十分钟前,吟桉从工作的那家清吧辞职,打算结束自己的生命。

吟桉的胳膊搭在运河桥的栅栏上,手中还握着一盒烟。

她不会抽烟,但还是随身带着一盒。

吟桉翻着口袋,试图找出一个打火机,但什么也没找到。她就这样站在那里,手里拿着一根烟,一根没有点燃的烟。

“呜啾~☆”一阵突兀的声音出现在吟桉身后,她回头的瞬间,手中的烟就被抽走了。“乖孩子可不要随意抽烟,对身体不好的哈哈哈。”

吟桉看着面前的那个人,银色长发随意散落在肩上,发梢有些淡天蓝色,从服饰看上去,也许是哪个有钱人家的大小姐。

“我确实是你想的那样,不过是少爷。”银发少女点燃了那根烟,很熟练的叼住吸了一口,但也被呛到了。

看来也是不会抽烟的人,吟桉想到。

“见笑了,”那人将烟扔进河里,“对了,你是想结束自己的生命吗?要不要和我一起殉情啊?”

“我和您还是陌生人吧,突然说这样的话会被当成怪人的。”吟桉看着身旁那个人,说道。吟桉当然知道殉情的含义,但她们还互不相识,甚至名字也不知道。

“抱歉,忘记做自我介绍了哈哈哈。我叫忱秋。”忱秋坐在了栅栏上,双腿荡来荡去的。吟桉刚想开口,却被忱秋打断了。“我知道你!你是旁边那家清吧的调酒师!叫什么…什么桉来着?”

“吟桉。”“哦哦对!吟桉!我很喜欢你调的酒哈哈哈!”

吟桉对这位“少爷”的印象只有一个:随性,一点也不像电视上接受采访时那样沉稳。

“也许我该称你为天才调酒师,为什么你会想不开啊?”忱秋在旁边观察着吟桉的表情,沮丧,只有沮丧。

“也许是不受待见,努力也得不到回报吧。”吟桉低头看着河水,叹了口气。“你呢?你应该不担心这种事情吧,毕竟你是有钱人家的孩子。”

忱秋听后笑了一声,用着一副无所谓的口吻,回答着:“我是从家里逃出来的,肩上的担子太重,受不了咯。”

“可你不是大众都很关注的商业新星吗?在我们看来,你没有完成不了的事。”

“那只是我的父母对外为我立的人设罢了,我真正感兴趣的可不是经商。”

原来衣食无忧的人,也会有烦恼吗,还以为只有自己……

忱秋拍了拍吟桉的肩,把脸凑到她的面前。

“所以,考虑的怎么样了?和我一起殉情吧?吟桉小姐?”

吟桉觉得,这个陌生人,貌似也没有很奇怪,她和她有着相同的烦恼,有着相似的经历。

“一起殉情吧,忱秋小姐。”

忱秋听后一愣,随后笑了笑,抓住吟桉的手往后倒去。

“很荣幸在生命的结尾遇见你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

她们相拥,一同落入了河水中。

【leo司】月下重识

-leo司cp向

-死神leo×唱诗班学徒司

-架空设定 司失忆忘了leo

-he结局 近2k字 ooc致歉


神户市中心坐落着一栋教堂,修女,神父和唱诗班都在教堂中,每天也有很多人来祈祷。

唱诗班中有一个名为「Knights」的组合,但「Knights」的队长在很久以前的一个意外中离世,没有人知道原因。

但即便如此,「Knights」还在努力的训练。

“♪~”教堂后的花园中穿出一阵阵音乐,一位唱诗班的少年学徒正在练习「Knights」演出的歌曲,月光洒落在他的身上渲染出一种很神圣的意境。

“哇哈哈~☆朱…小学徒你的歌喉好好听啊!”一个穿着藏蓝衣装,头戴长黑纱的人从树上跳了下来。“!?您,您是谁!私自闯进来司是会报告给nun的!”

那位少年一改放松,十分警惕的看着面前的人。

“哦!抱歉!我是月永雷欧,你呢?”月永雷欧笑着问到面前的少年,少年咂舌,回应到:“我的名字是朱樱司,司冒昧问一下,您的name听起来好耳熟,您以前也在这个教堂里吗?”

“有时候答案要自己去寻找哦,小学徒。啊!时间也不早了,我先走啦,呜啾~下次见吧!”月永雷欧跑的倒是快,只留下朱樱司一个人站在原地。

第二天的练习室里,濑名泉和鸣上岚一起催着朔间凛月起床,同时等待着朱樱司来后进行练习。

“抱歉前辈们!司来晚了!”朱樱司刚踏进练习室的门就被濑名泉一脸不满的拽着说教了一顿。

“司君,马上要公演了可不能再这么松散了!要在这次公演上好好表现!”朱樱司乖乖的站在一旁悉听濑名泉的说教。

“小司司也不是故意的,泉君别那么严厉嘛。”“超~烦人的,鸣君不要总是惯着他啊。”有了鸣上岚在中间周转,濑名泉也没太去纠结这件事。

大家和往常一样练习,但今天的朱樱司有点心不在焉,他还在想着昨晚的那件事。

中场休息时,细心的鸣上岚坐到朱樱司的旁边,问到:“小司司怎么啦?今天怎么心不在焉的?”“鸣上前辈,司想问您一个question,您知道花园里那位月永雷欧先生吗?”

“…小司司你,又见到王了?”

“又?难道我以前见过月永先生?那鸣上前辈直到月永先生是谁吗?”

“雷欧君可是我们「Knights」的队长哦。”

“月永先生,就是leader?!可…”朱樱司被鸣上岚的话惹得一惊,他明明记得leader早就已经不在了,而且自己也没见过他。

“小司司是不是在想王的事情呢?这种东西还是小司司自己去问王更好一点呢。”

“王那家伙,看来是又心急想让司君想起来啊。真是超~烦人的。”

朱樱司和昨天一样来到后花园,哼着那一段旋律,但月永雷欧却一直没有出现。直到朱樱司快离开时,那阵声音才响了起来。

“呜啾~☆朱樱你来了啊!哈哈哈!”月永雷欧和昨天一样,坐在那棵树上。朱樱司示意月永雷欧坐在旁边的长椅上,二人坐在椅子的两端,气氛微妙的有些严肃。

“雷欧先生,您是「Knights」的那位leader,对吧。”朱樱司十分严肃,但月永雷欧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慢慢听着朱樱司提出的问题。

“您应该已经不在了吧?为什么现在还能Stand 在这里?”

“既然您没有事,也应该回来train了吧。”

……

“最后!您是不是瞒了我什么。”

月永雷欧笑了笑,逐一向朱樱司解释着。

“我确实是「Knights」的队长,不过我早就不在了哦,和所说的一样,我早就死了。”

“虽然我能站在这里,碰到你,但我只是一个魂魄,并没有肉体。”月永雷欧慢慢的说着,说到最后一个时,却一改散漫,严肃起来。

“最后一个问题,如你所见,朱樱,我不是人类,是死神哦。”

“轮到我问你了,朱樱~,到底需要我向你解释多少遍,你才能想起来我啊?”月永雷欧像个被淋湿的小猫一样,可怜兮兮的坐在那里。

朱樱司眨巴两下眼睛,他不知道月永雷欧在说什么,但他确实记得,他曾经失忆过。

模糊的记忆中,有一个身影,朱樱司隐约记得那是他的爱人,但他想不起来是谁,什么样子,只能记得一小段旋律。

“抱歉,司只remember很模糊的事情,其他的司都不记得…”

“朱樱~我以前经常给你哼这段旋律的啊,还有这个,这个!这都是我曾经送给你的曲子。”月永雷欧翻出了一堆乐谱放在朱樱司的面前,朱樱司瞥了一眼,看到了一张很眼熟的谱名。

“这首歌,是司的爱人写的!所以说,impression中的那个人,就是雷欧先生…? ”朱樱司手里拿着乐谱,抬眼对上月永雷欧的视线。

月永雷欧没有回答,哪怕没有准确的答复,但朱樱司也明白了大概。月永雷欧就是他记忆中那个模糊身影的主人。

“对不起,雷欧先生,希望您能原谅司。”

“我从没有怪过朱樱~哦。”

“那,雷欧先生,您还喜欢司吗…?”

“嗯!喜欢!最喜欢朱樱~了!”

二人相拥于月下,对忘记过的那段时光告别,尽管你忘了我,我还是依然爱着你,甚至会比以前更加爱你。

【leo司】飞鸟

-leo司cp向

-飞鸟症 破镜重圆 分居异地

-主为朱樱司视角(应该算

-he结局 有玻璃渣 1k+ ooc致歉


朱樱司得了一种怪病,他的伤口中会飞出黑色的雀鸟。症状是最近才有的,朱樱司去医院寻医,得到的结果是:飞鸟症。

朱樱司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患上飞鸟症这种罕见的无治之症,仔细想想,这种症状刚出现时,是在月永雷欧出国的两天后。

朱樱司和月永雷欧本是一对很相爱的恋人,但因为一些工作上的分歧,发生了争吵。朱樱司选择提出分手,月永雷欧则去了佛罗伦萨。

两人互相没有删了联系方式,但分手还是让朱樱司在年少时留下了一个很大的遗憾。

难不成原因是这个?那些雀鸟也都会飞到雷欧先生那里?朱樱司这样想着。虽然偷窥别人的生活不太好,但朱樱司还是默默点开了月永雷欧的推特主页。

月永雷欧还是和以前一样,经常会发一些关于宇宙和音乐的推文,朱樱司翻着翻着,看到了一个不同的推文。

那是一张他的自拍,图片中的月永雷欧手里拿着一枚戒指,笑得很开心,配文为:呜啾~☆是献给心上人的求婚戒指哦!等回国后一定会亲手为他带上的!哇哈哈~☆

朱樱司的心头涌上一种不知名的感觉,他想哭,但不知道究竟为什么哭。朱樱司点开了月永雷欧的聊天框,发了一句:“月永先生,司祝您和您的心上人blessedness。”

刚接受完采访的月永雷欧看到这条消息后,呆愣在休息室。“雷欧君,该回去了。”濑名泉从更衣室走出来,看了眼一声不吭的月永雷欧,“雷欧君?”

“濑名…朱樱~他祝我和一个不存在的人幸福…”月永雷欧抽抽搭搭的说着,“他是不是看到什么然后误会了呜啊啊!”

“哈?你和司君不是很久都没有联系了吗?”

“可是朱樱~他突然说了这样的话…啊啊啊,我要把回国的日程提前!我现在就要回去见朱樱~!”

反正也管不住,濑名泉就由着月永雷欧的想法,给月永雷欧推了和自己共同行程的同时,还帮他订了回国的机票。

在飞机上时,月永雷欧一遍一遍的练习着向朱樱司解释的事情。由于时差问题,月永雷欧到日本机场时恰好是正午。

顾不得休息,月永雷欧就立刻往「NEW DIMENSION」跑去。

“朱樱!我回来了!”月永雷欧推开「Knights」练习室的门,说到。“小月~回来了啊,老爷爷热烈欢迎哦~”躺在沙发上的朔间凛月发出慵懒的声音。

“啊!凛月!你见到朱樱~了吗?”“小朱~被小鸣~拽去医院了哦,应该快回来了吧。”

朔间凛月的话音刚落,练习室的门就被推开,鸣上岚扶着朱樱司走了进来,只是二人都没注意到月永雷欧的存在。

朱樱司胳膊上的伤口处飞出的黑色雀鸟,落在了月永雷欧的肩上。

“小朱~老爷爷有好消息告诉你哦,”朔间凛月将月永雷欧推到朱樱司的面前,“小朱~心心念念的小月回来了哦~”

“凛月前辈请不要开玩笑了,司才没有心心念念雷欧先生…”朱樱司抬头看去,月永雷欧回来的太突然,朱樱司还不知道怎么面对他。

“啊啦~小凛月我们出去吧,给他们两个一点空间~”鸣上岚推着昏昏欲睡的朔间凛月离开了休息室。

二人离开后,休息室瞬间陷入了沉寂。

“雷欧先生,您怎么突然go back了?是因为您的心上人吗?”朱樱司率先开口打破了沉寂,“如果可以,司也想见一见那位Miss。”

“朱樱~明明知道我的心上人就是朱樱~吧,为什么还要说这种话啊,inspiration都要消失了!”

朱樱司有些吃惊,难道雷欧先生说的那个人,一直都是自己…?

“朱樱~怎么还不明白啊!我喜欢的一直都是朱樱~!那枚戒指也是送给朱樱~的啊!”

月永雷欧单膝跪在地上,将一直握在手中的饰品盒打开,一枚戒指安静的躺在里面,闪着光。

“朱樱司。”

“你愿意嫁给我吗?”

朱樱司在梦中幻想过无数次的场景,在现实中发生了。无论哪次的幻想,朱樱司都会坚定的回答一句我愿意。

现在也是一样,哪怕泪水湿了眼眶,朱樱司也没有改变心意,回答了那句话:

“雷欧先生,我愿意。”